大奉打更人_第一百四十四章 复仇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复仇者 (第1/3页)

  常言道,战场瞬息万变。

  这句话恰好应在此处。

  任谁都没想到,前一刻还打生打死,势如水火的蛮族和镇北王,竟在此刻突然结盟,把矛头对准手持镇国剑的神秘强者。

  对于五位巅峰高手,同时望来的目光,许七安舔了舔嘴唇,露出了狰狞的,嗜血的笑容。

  “你似乎很兴奋?真以为有镇国剑,就能以一敌五?”镇北王眯着眼,冷笑道:

  “看你的气息,也是三品,正好血丹效果不够,那就用你生命精华来弥补。”

  三品高手的生命精华不比血丹差,更准确的说,镇北王炼制血丹是为了庞大的生命能量推动他冲击二品的关卡。

  本质是“庞大的生命能量”,三十万百姓炼制的血丹是生命能量,三品高手的精血也是生命能量。

  只不过平时要杀一名三品太难太难,远不如屠城容易。

  听到镇北王的话,烛九和吉利知古舔了舔嘴唇,露出垂涎之色。

  围杀一名三品武夫,平时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蛮族和妖族是盟友,两名三品,而北境虽只有镇北王一位三品,但他占据主场优势,有护城法阵和重型杀伤法器。

  本身就是硬骨头,其次,镇北王肯定不会死守楚州城。他和烛九拦不住一名只想逃跑的三品。

  而杀不死镇北王,只会招来大奉的反噬,他们害怕那个魏渊再次挥军北上。

  所以双方偶有冲突,但没有这样的大规模战役。

  现在不同,现在是五名巅峰高手围杀一名三品,即使对方有镇国剑,顶多也就是烤肉上扎了一根针,吃起来有难度,也只是有难度。

  在众人注视之下,许七安把镇国剑插在地上,抬起双手,捧住脸,昂起头,发出嘶哑的怪笑声:

  “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尽情释放力量,五个三品的黄毛小子,勉强够本座吃一顿。”

  然后,他竖起一根指头,宣布道:“第一阶段。”

  镇北王等人眉梢一挑,只觉得对方不是虚张声势,就是因为血丹带来的力量有些失去自知之明了。

  喂喂,大师你也太飘了吧,虽然你生前可能很强,可你现在只是断臂加残魂啊........许七安也觉得神殊状态有些不对。

  每次现出不灭之躯,神殊就会变的怪怪的,性情大变,仿佛换了个人。

  “虚张声势!”

  巫师冷哼一声,展开手掌,对准许七安:“歹.......”

  他想说的是“死”,用咒杀术给予这个突然精神失常般的强者一记重创。

  但“死”字说到一半,“许七安”突然食指抵住嘴唇,以一种浮夸的语气,压低声音说道:“嘘,三缄其口。”

  刹那间,巫师只觉得嘴巴被无形的力量封住,不敢他如何努力的张大嘴巴,就是无法发出声音。

  许七安随后消失,贴身近战输出。

  一轮刺目的光团爆发,外人根本看不清战斗细节,只能通过不断爆炸的,雷声般的巨响里领悟到战斗的激烈。

  随后一道人影跌飞出去,激发气血后,这位巫神教的巫师肉身膨胀,原本比青色巨人吉利知古还高大。

  但现在被打回了原形,胸膛凹陷,腹部一个透亮的剑孔,左手齐肩而断,断口平齐,是被一剑斩断。

  高品巫师快飞暴退,过程中激发气血,以九品血灵的能力,为自己修复伤口,重塑断臂。

  “小心,他没有弱点,我找不到他的弱点。”巫师沉声道。

  三品巫师叫做“灵慧”,可以看穿敌人的弱点、招式破绽,从而为自己规划出一套有效的攻击或反击计划。

  灵慧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游刃有余,像是高高在上的强者,不管你如何发狂攻击,他永远不慌不忙的化解。

  “你是佛门中人?”

  烛九尖叫一声,本能的忌惮,竖眼旋即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五百年前,在一甲子里被灭国的南妖也好,如今人才凋敝的北方妖族也罢,都吃过佛门的苦头,都被佛门教育过。

  两百年前的九州,能和佛门一较高下的,只有大奉的儒家。

  而今儒家没落,佛门堪称九州第一大势力。

  “佛门算什么,待我重聚肉身之日,便是佛门覆灭之时。”许七安猖狂大笑,像极了无法无天的狂徒。

  一道金光突兀刷来,直直打中神殊,却打中了残影。

  下一刻,出手偷袭的烛九心里一凛,猛的回头,竖眼爆射出金光。

  那里一道身影刚浮现,便被金光撕裂,原来只是一道幻影。

  噗!

  浑身缭绕魔焰的“许七安”落在赤红巨蟒的背上,他把青铜剑刺入巨蟒背部,拖着它,在这条赤红色的大路上狂奔。

  镇国剑切开了巨蟒的血肉,切断一节节颈椎骨。

  他身后开出一丛丛血色的花。

  烛九凄厉咆哮,巨大的蛇身在城中翻转,横冲乱撞。在城头士兵们眼里,就如同一条发狂的蛇冲进了沙盘。

  这时,青色巨人吉利知古,无声无息出现在许七安身后,巨剑霍然劈下。

  许七安身后仿佛长着眼睛,回身方撩镇国剑。

  当当当.......

  门板似的精铁重剑在青色巨人手里像是玩具,两人在一瞬间,对拼二十余刀,重剑一寸寸缩短,崩出一块块碎铁片。

  许七安腾声而起,按住青色巨人的脑袋,游鱼般的窜到他身后,咔擦一声,青色巨人的正脸出现在了后背。

  铜剑一闪,割开了皮肤外的角质甲胄,割开喉管,割开颈动脉。

  红中带青的鲜血如同喷泉,强大的压力下,喷起数米高。

  镇北王突然头皮发麻,出于武者对危险本能的直觉,他猛的朝前腾跃,劈开了斩向头颅的一剑。

  也就在他站稳的刹那,神殊如影随形,已杀至身后,镇国剑爆发煊赫的金光,仿佛要将虚空斩碎。

  镇北王眼里只剩煊赫的剑光,汗毛竖起,身体每一根神经都在向他传输危险信号,告诉他:危险危险,不避开会死!

  自山海关战役后,已经很多年没有遭受过致命的威胁。

  这一刻,他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念头前所未有的澄澈,有些人,越是危险,就越能爆发潜力。

  天赋绝伦的镇北王恰好是后者。

  他表情波澜不惊,他眼神平静如镜,他握住了拳头,缓缓打出,却又快到极致。

  一股霸道无双的拳意激荡而出,引起天地异变,高空云层旋转,呈旋涡状。大地轰隆隆颤抖,似乎无法承受如此霸道的意气。

  众所周知,武夫之粗鄙,古今少见,没有炫目的特效,没有花哨的技能。

  因此,镇北王这一拳,完全以自身气机引动天地异象,极其可怕。

  当!

  拳头和剑刃碰撞在一起,天地间一声洪钟大吕,直接震晕遥远处的士卒和蛮族骑兵。

  狂暴的能量化作纯粹的冲击波,两人为中心,方圆数里的地面轰然下沉。

  吉利知古、高品巫师等人也不得不暂避锋芒,躲避这股可怕的冲击波。

  高压之下,镇北王轰出了他人生中最巅峰的一拳。

  他的拳头已经化作血泥,断裂的腕口不断流淌出鲜血。

  霸道,是他坚持的武道,也是他凝练的意。

  “有趣有趣,极少见到有人修霸道之意。”

  “许七安”一手持剑,一手捂脸,神经质似的大笑,笑的让镇北王脊背发寒。

  “呼,呼........”

  缓缓后退的镇北王,听见了身旁传来喘息声,他左右瞥了一眼,发现吉利知古和高品巫师缓步靠近自己。

  似要会合。

  而远处的地宗道首也慢慢挪移方向,挪移到三位近身战强者的后方。

  他们不敢分散了。

  “他没有弱点,近身战堪称无敌。”巫师传音说。

  “他的肉身很古怪,非我等能比。”青色巨人也给出自己直观的感受。

  “但他似乎没有“意”。”镇北王传音道。

  他的手还没恢复,血肉缓慢蠕动,消除淡金色的火焰。

  佛门中人,禅武双修,肉身邪异可怕..........太强了,佛门何时出了这样一位强者,他到底是谁。

  到此,五位强者不复刚才的自信。

  .........

  靠近城墙的房舍顶上,大理寺丞和两位御史站在屋脊,眯着眼,眺望着远处的战场。

  他们只是凡人,根本看不清战斗细节,最多就是从轰隆隆的爆炸声,以及吹到近前来时,化作狂风的气机波动,判断出此战的激烈程度。

  但好在身边有杨砚这样一位金锣,堂堂四品,平时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如今做个“望远镜”也是个不错的人选。

  刘御史一边踮脚张望,一边问道:“杨金锣,战况如何?”

  大理寺丞紧接着追问:“那位神秘高手如何能战五人,他,他可还好?”

  杨砚心潮澎湃:“.......太强大了,那位神秘高手太强了。面对五位三品围攻,竟凭一己之力,压住了他们。”

  “好,好!”

  大理寺丞激动的浑身颤抖。

  趁着大奉士卒与蛮族停止交战,那些存活的江湖武夫纷纷溜上城墙,各自挑了一处城墙俯瞰。

  太强大了,这就是巅峰高手的战斗。

  楚州州城可是一座拥有三十多万人口的大城,普通人横穿这座城市,得走整整一天。

  骑马也要两个时辰。

  而今他们从城头俯瞰,只看见大片大片的废墟,只有临近城墙位置的房舍保持完好。

  这是因为城中的强者们不以破坏为目的,否则,只怕连四面城墙都已经被拆。

  “干他酿的,杀了镇北王和蛮子、蛇妖,为楚州城的百姓报仇。”

  一个年轻的江湖人怒骂道。

  “放肆

  顶点小说网阅读网址:m.23us.us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