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禽兽生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三 她是我的公主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二十三)

    上海今天又飘雨了。江南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下的让人心焦,还会勾起人的心思。不像北方的雨,来的快,走的也迅速,运气好的话,还能在雨后看到挂在天边的彩虹,虽然虚幻稍纵即逝,也是绚丽多彩,充满了神奇。脚步踩着溅到地上的雨点,啪嗒啪哒,像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在讲述一个悠远的故事。落到脸上的雨,带着温湿的味道,不冰。雨是清新的,雨是阴郁的,“一切景雨皆情雨”,这个看当事人的心情。上海的爱情也是这样,缠绵,浪漫,哀怨,当年张爱玲在常德路她的公寓的阳台上,在翘首以盼她心爱的胡兰成的时候,也应该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温庭愠有句诗,“过尽千帆皆不是”,心上人,你在哪里?

    有时候,我在想,到底钱小琴哪一点吸引了我?她还算出众的容貌?无可否认,小琴坐在人群中,是个引人注意的小公主,据说从小到大,围着她打转的男孩子从来都是不缺乏的。神话故事里,公主终于要被心仪的骑士掠去芳心的。我认为,自己其实就是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是意气风发的快意恩仇的做事鲁莽的伪骑士唐吉坷德。大概是伪装的太好了吧,于是吸引了我的公主。小琴的个性?她的性格里也有飞扬跋扈的格格性格,皇城根子下长大的孩子都有那骨子德行。一般人可能受不了那邪乎乎的有些执拗的脾气,可我觉得那是一种不做作的可爱,让我陶醉的不行,并甘之若怡。思来思去,觉得还是有一种吸引力在她身上,她是那种能激发你内心火焰的女孩子。有时候,我对小琴开玩笑说,你就是罂粟,是我命中的魔星,你能勾魂夺魄,明知道她散发出来的是毒素,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她大概就是我找了好久的女孩子吧,是月老他老人家派到凡间来降服我的。

    在匆匆脚步停下来的时候,我常拿出一叠白纸,旋开黑色碳素钢笔,用零乱无序的字体记录自己当时的心情。在看着一支香烟从完整到只剩下一根烟屁股,烟体化为灰烬,两指间带有燃烧传来的微微的温度,我的思想在四遭乱闯,大脑收获的却是一阵空白之后,我会写下的是,钱小琴的名字,钱小琴,钱小琴,还是钱小琴,生硬的龙飞凤舞的草字,似乎也成了鲜活的生灵,有了生命,它们站立起来,幻化成自己的情人,千姿百态的抿唇展颜微笑,些许垂落的眼眸眨啊眨啊的,充满着柔情无限。古龙的小说里,有个痴情侠客翩翩佳公子李寻欢,他爱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用刀去刻林诗音的头像,在一刀一刀的雕琢中溶化进了自己的柔情蜜意。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在美人面前,人变得会神经弱智起来。英雄从来都是惺惺相惜的,我不是英雄,但我能理解并体会到李寻欢的心情,那对爱人刻骨的丝丝的眷恋,只有当事人明白,外人是解读不了。没有爱人,在这千般无奈万事烦忧的世上,与一具行尸走肉何异?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放在心中,同样是相爱,并且铭骨。

    可是,理想是理想,生活是生活。作为留守族,我他妈的必须得面对寂寞的现实。在上海,我的朋友谈不上多,开始时大家还能常聚在一起玩儿,时间长了,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轨迹,有的还组成了家庭,能在一起的机会越来越少。上海城市很大,从杨浦区,或者长宁那边过来浦东这边,要一个多小时。除非都有心,否则我也不会主动的去召集大家来。打扰人家,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舒云洁辞去了报社的工作,她受不了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那工作剥夺了她一切的业余的爱好,按部就班的工作也会扼杀她的思想,这是她性格里不能容忍的,这一点我了解的很清楚。她跳槽到了一个咨询公司,据说工作更忙了,我早上看到她的状态是在忙碌,到了晚上还是忙碌。有几次在msn上碰到打招呼,她也没回应。事后,她都会发条这样的短信过来道歉,实在对不起,我晚饭还没吃,和客户在会议室谈判了三个小时了,双方都不肯让步。这个温顺顺的女孩子,堕落到女强人的队伍去了。我心里叹口气,惋惜啊。窃以为,最适合她的应该是个自由职业者,全身心的投入到无限的文艺创作中去,为少年儿童写出精品出来,让我们的下一代别再受到洋垃圾的精神污染。

    想到舒云洁,想起好久没有施慧的消息了。她怎么样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